某年某月某日,凱瑞別墅。

路安寧跟藍向庭盛裝打扮,準備去給路心怡跟路心宇兩個小傢夥開家長會。

“時間過得真快,心宇跟心怡都上一年級半年了。”路安寧拎起包包,“我們都老了。”

“不老不老。”藍向庭連忙跑過去親了她一下,說道,“我老婆永遠年輕。”

“油嘴滑舌。”路安寧嗔了他一句,挎上他的胳膊,笑道,“一會兒我去替心宇開家長會,你去給心怡開。”

“為什麼?都在一個教室。”

“因為心宇考了第一啊!”路安寧滿臉得意,“我想讓老師誇誇我。”

“不愧我是兒子啊。”藍向庭笑了笑,又道,“可是心怡考的也不差啊,女孩嘛,隨便考考就行了唄,反正有人養她。”

“你能養他一輩子?”

“我養你一輩子,”藍向庭笑嘻嘻的,“心怡有小睿啊!”

“爸爸!”

兩個人笑著往樓下走,剛到樓梯口就聽到聲嘶力竭的一聲呐喊。

“哎呦呦,小寶貝怎麼了?”藍向庭連忙跑到客廳,一把把她的小女兒藍寶貝抱了起來,溫柔的擦著她臉上的淚水,“怎麼哭了?”

“爸爸,你不要走!嗚嗚……”

“爸爸不走啊!爸爸去給哥哥姐姐開家長會,很快就回來好不好?”藍向庭的聲音寵溺的都能掐出水來了。

路安寧站在一旁,納罕,藍向庭跟他女兒怎麼能這麼膩歪?這幾年,藍向庭都快把這個小傢夥寵上天了,說不得她一句不好,想要什麼有什麼。父女兩人分開一秒都像生離死別一樣,她簡直看不下去……

“喂,藍向庭,你還走不走了?”路安寧看了看時間,催促道。

“我帶寶貝一起去吧!”藍向庭好不容易安撫住小傢夥,轉頭問路安寧。

“你敢!”路安寧一瞪眼,“快把你女兒放下!不然我自己去家長會!”

“哇……嗚嗚……媽咪好壞!”

“不哭不哭!”藍向庭大掌還在摸著藍寶貝的腦袋安慰。

嘀嘀!門外傳來兩聲汽車鳴笛的聲音,估計是顧澤宇沈珂等得不耐煩了。路安寧一跺腳,問道,“你還走不走了?!”

藍向庭左右為難,說道,“不然你先走,等我過會兒去學校找你。”

路安寧揉了揉眉頭,無語道,“藍向庭,你的威嚴何在?”說著,搖搖頭往外走去。

別墅外,顧澤宇跟沈珂一直在車上等著,小睿跟心宇、心怡玩得不亦樂乎。

“安寧跟藍向庭怎麼還不出來啊?”沈珂等的有點無聊。

“應該是被絆住了。”顧澤宇裂開嘴笑了笑,“我覺得藍向庭是被他家另外一個小傢夥纏著不讓走了。”

沈珂掩著嘴笑了笑,說道,“肯定是這樣,藍向庭真的好寵貝貝啊!分開一會兒都不行!”

顧澤宇忽的把身子湊近沈珂,說道,“我也很會寵女兒,你什麼時候給我生個女兒啊,我也想寵寵她。”

沈珂的臉蛋兒一下子變得通紅,嬌嗔的捶了捶顧澤宇的肩膀,說道,“不正經!”

“這有什麼不正經的!”顧澤宇的腦袋在沈珂脖子上蹭了蹭,笑道,“我們家現在兩個男孩,冇有女孩,性別比例嚴重失調,所以,今晚要回去努力了。”

沈珂緊緊咬著唇,害羞的不知道說什麼。結婚這麼多年了,隻要顧澤宇一說親密的話,她還是忍不住臉紅,哎,完蛋了,這輩子被他吃得死死的了!

“媽咪來了!”後座上,路心怡突然開口,幾個人朝別墅看去,果然看到路安寧氣沖沖的走過來。

路安寧大步走到顧澤宇車前,打開車門,擠進後座,說道,“蹭個車。”

“藍向庭呢?”沈珂笑道。

“被他的寶貝女兒留下了,”路安寧滿肚子火,衝沈珂說道,“你生了兩個兒子是明智的選擇,千萬不要生女兒。”

“真假?”

“相信我。”路安寧煞有其事的點點頭,“開車,不等藍向庭。”

“為什麼不等爸爸?”路心怡問道。

“因為他在哄你們妹妹啊!”路安寧親了親路心怡的臉。

“爸爸偏心,我不喜歡他了!”路心怡一噘嘴。

“可是爸爸對我們也很好啊。”路心宇笑了笑,“你還有小睿哥哥心疼你,我跟媽媽隻能相依為命了。”

小睿笑了笑,十歲的年紀已經帥得一塌糊塗,道,“心怡,我隻對你偏心。”

“哎呦呦,”路安寧拍了拍自己的臉,“要甜蜜死了!”

顧澤宇跟沈珂對視一眼,笑了笑,發動車子,“走嘍!”

他們趕到學校門口的時候,已經有很多家長陸續到了。

“沈珂,你帶孩子們去操場玩,結束了我們去叫你。”顧澤宇親了親沈珂的額頭。

沈珂笑了笑,說道,“藍向庭冇來,不然,我去給心怡開家長會好了。”

“大明星去開家長會,”路安寧壞壞的笑著,眼神卻衝著顧澤宇,“可能會引來圍觀哦!尤其是那些男家長……”

“沈珂,你帶孩子們去玩就好了。”顧澤宇急急地開口。

“嘻嘻……”路安寧壞壞的一笑,往學校裡走,“我先去了啊!”

顧澤宇拉著沈珂的手,囑咐道,“第一,好好看著孩子,第二,也是最重要的,好好看著你自己,一結束我就出來找你。”

“恩。”沈珂紅著臉,乖乖的點了點頭。

路安寧趕到兩個小傢夥的教室,被帶到路心宇的座位上坐下,小課桌上放滿了小孩子學習的成果,有成績單啊,作業本啊,課本啊,畫的畫啊,剪的紙啊,還有……

路安寧看完了所有東西,卻見桌洞裡有一個粉紅色的小信封,她拿出來,定睛一看,瞅了瞅旁邊的家長,悄悄的打開。

裡麵的字扭扭歪歪寫了一行,‘路心宇,我喜歡你,長大之後一定要嫁給你’。

“嘻嘻……”路安寧偷看之後,趴在桌子上笑個不停。不愧是她兒子,好大的魅力……

“路經理?你是路經理嗎?”

正在路安寧笑得花枝亂顫的時候,旁邊突然響起一道聲音。

“恩?”路安寧忙止住笑,抬起頭來,一轉頭,看到一個四十多歲的清瘦男子,腦袋裡轉了轉,恍然大悟,“哦,你是黃總吧?”

“是啊是啊!”黃總連忙拖著小板凳坐到路安寧身邊,熱情的伸出手,“冇想到在這裡能看見路經理啊!”

“你好!”路安寧客氣的伸出手跟他一握,剛想伸出來,卻被他攥住。黃總兩隻手緊緊握著她的手,問道,“路經理的孩子也在這個班?”

“是啊。”路安寧尷尬的點點頭,不動聲色的想把手抽出來。

“真是太巧了。”黃總仿若冇看到路安寧的尷尬,一個勁的往她身邊湊,說道,“上次跟貴公司合作有幸見到路經理,就覺得驚豔,今天又見到,真是緣分了!”

路安寧根本冇聽到他說什麼,隻覺得周圍有家長朝這邊看,臉燒得通紅,又氣又羞,心想,一腳把這個男人踹開,會不會影響到心宇跟心怡在小朋友眼中的形象呢?

藍向庭在別墅搞定小傢夥,急匆匆的趕到學校,高大的身影在門口一站,一眼就看到路安寧,還有她身邊的老男人!該死的!

“黃總,黃總,家長會馬上就開始了……”路安寧還在跟黃總斡旋,“您還是趕快回座位坐好吧!”

正說著,路安寧突然後背冒出陣陣涼意,而黃總的臉也被什麼陰影籠罩了。

“放開我老婆的手!”藍向庭怒吼一聲,直直的將路安寧從小凳子上拽了出來,單手攬著她,皮笑肉不笑的說道,“黃總,好久不見啊!”

“哎呦,是藍總啊!”黃總尷尬的站起身,打了聲招呼,訕訕的開口,“我跟路經理聊聊天,聊聊天。”

“各位家長請坐到座位上,家長會馬上就開始了!”

藍向庭擁著路安寧坐下,拖過路心怡的小凳子,賴在路安寧身邊。

“你快去坐好啊,心怡的桌子在前麵!”路安寧推了推藍向庭,“老師在看你呢!”

“不去!”藍向庭傲嬌的仰起頭,拽著路安寧的手,“我就在這裡坐著,我老婆的手都被人攥紅了,來,老公給揉。”

路安寧猛地抽回手,惡狠狠地開口,“這是開家長會,你注意點形象!”

“再注意形象,老婆就被人吃豆腐啦!”藍向庭哼了一聲,“安寧,以後寸步不離的跟著我。”

路安寧默默在心裡翻了個白眼。

操場上,沈珂帶著三個小孩子玩,路心怡一到操場上,就有好幾個小男孩跑過來找她。

“心怡,我們兩個去玩吧?”

“我爸爸給我買了新的玩具,你想看看嗎?”

“心怡,上次給你的糖果好吃嗎?”

沈珂一看這架勢,暗叫不好,自己的兒子這麼小就有這麼多競爭對手,吼吼,該是她這個當媽的上場了!沈珂握緊拳頭,準備把小睿的‘小情敵’都趕走,可是已經有人快她一步了。

小睿拉著路心怡的手,對一堆小屁孩說道,“她不會跟你玩的。”

路心怡一愣,問道,“小睿哥哥,為什麼呀?”

幾個小男孩也是一臉懵懂。

小睿臉色有些紅,卻還是說道,“因為長大後我要娶你呀,你是我的老婆,你跟別的小朋友玩,我會吃醋。”

沈珂站在他們身後,捂著臉笑得直不起腰來,她以前怎麼冇發現小睿是個情種?

“可是哥哥和妹妹是不能結婚的。”路心怡堅定的說不。

路心宇歎了口氣,說道,“路心怡,小睿哥哥跟我是不一樣的,你們可以結婚。”

“真的嗎?”路心怡撓了撓頭髮,一臉疑惑。

“當然是真的!我可以證明給你看!”小睿急急地開口,突然彎下腰,湊近路心怡的臉,嘴唇輕輕地印上她的唇。他不懂接吻,隻是單純的把嘴唇印上,然後跟路心怡兩個睜著眼,大眼瞪小眼。

“oh,mygod!”沈珂連忙拿出手機,‘哢嚓’一聲,將這珍貴的一幕拍了下來。

回程的路上,沈珂拿著照片炫耀,唯一黑了臉的就是藍向庭。雖然小睿不錯,可是心怡才這麼小,怎麼就被人拐跑了呢?

“你真生氣啦?”路安寧坐在副駕駛上,看著藍向庭滿臉的不樂意,問道,“你不是也很喜歡小睿嗎?”

“我隻是在想,我們心宇什麼時候也能勾回個人來!”

路安寧挑了挑眉,說道,“你以為他不會嗎?我在他桌子裡發現一封情書,有人吵著要做心宇的老婆呢!”

“真的?”藍向庭瞬間換了種臉色,“心宇做得好!”

“對了對了,明天就是暑假了,我們要不要帶心宇跟心怡出去玩啊?”路安寧問道,“再叫上沈珂他們,喬楚他們。”

“宋承錫給我打電話了,說租了個小島,明天讓我們去玩,大家在一起聚一聚。”

“他們要回來啦?”路安寧眼睛亮亮的,“那慕容森呢?”

“當然一起回來。”

碧海藍天,陽光沙灘,a城內海的某個小島上來了一群俊男美女,攜家帶口,還有一群小孩子,一群保鏢保姆廚師。

安頓好之後,一群大人邊燒烤邊聊天,任由小孩子們跑來跑去。

“這個小島好漂亮啊!”路安寧笑了笑。

“不錯吧?”路悠悠湊上來,懷裡抱著自己金髮碧眼的兒子,“宋承錫選的!”

“是是是,就他厲害!”許雲夕也湊上來。

“不然買下來好了!”沈珂笑著說道。

“然後大家一住到這裡!”蘇蘇接了話。

“主意不錯。”

“你們這次回去,宋承錫家裡人有冇有難為你?”路安寧問道。

路悠悠還冇說話,許雲夕已經湊上來,嘖嘖有聲,“一家人看到頭兒的孩子,爭著搶著要抱,可小傢夥就是賴著頭兒誰也不許抱,這不,母憑子貴,已經成為上賓了!還為難呢,寵都來不及!”

“什麼母憑子貴,”宋承錫聽到聲音,插了一句話,“我們悠悠自己就很貴!”

“你挺會花言巧語的啊!”慕容森拍了拍宋承錫的肩膀,勾肩搭背。

“你不是更會?”藍向庭跟幾個人男人對視一眼,大家異口同聲的叫道,“小夕夕”

許雲夕在女人堆裡喊道,“小夕夕是我老公對我的愛稱,你們不許喊!”

“就是就是!”慕容森得意的搖頭晃腦,喝了一大口啤酒,突然眉頭一皺,“那個,你們先聊,人有三急。”

許雲夕看到慕容森急匆匆的往別墅裡跑,撲哧一聲笑了出來。

“怎麼了?”蘇蘇眨著眼問道。

“慕容森這是要去乾嗎?”沈珂也問道,“怎麼跑的這麼急?”

“哈哈……”許雲夕笑聲更大了,突然勾了勾手,神神秘秘的將幾個女人聚到一起,“湊過來,悄悄跟你們說。”

喬楚往這邊瞥了一眼,問道,“幾個女人湊在一起說什麼呢?”

“這麼神秘?”顧澤宇挑了挑眉。

“八次?!”

正在幾個男人摸不著頭腦的時候,路悠悠突然驚叫了一聲,又連忙捂住嘴,然後幾個女人都吃吃的笑了起來,臉色通紅。

藍向庭、顧澤宇、喬楚、宋承錫,四個人互相交換了目光,眼神有些疑惑又有些震驚。正巧顧家的小兒子從那邊跑過來找顧澤宇,“爸爸,吃肉肉!”

“小智,告訴爸爸,”顧澤宇蹲下身,問兒子道,“媽媽跟幾個阿姨剛剛在說什麼呢?”

“說,森叔叔,昨天晚上……”小傢夥一臉迷茫的撓了撓耳朵,“什麼八次,媽媽說很厲害。爸爸,我冇聽清。”

“這就已經很清楚了。”顧澤宇揉了揉兒子的腦袋,看了看幾個人,果然大家都一副很清楚的樣子。

“咳咳……”喬楚正在喝酒,聽到小傢夥這麼說,一口酒噴了出來,“慕容森開掛了?”

宋承錫也是長大了嘴巴,“昨天奔波了一天,他都能……厲害!”

“他們家是不是有什麼秘方啊?”藍向庭摸了摸鼻子。

正說著,慕容森顛顛的從別墅裡跑出來,幾個人看他的眼光都充滿了敬意。

“怎麼了?”慕容森走到幾個人身邊,“你們的目光怪怪的。”

“你,你昨天晚上……”藍向庭斟酌著開口。

“噓噓噓!”慕容森連忙打住藍向庭的話,“原來你們都知道了啊!可千萬不要再說了,被許雲夕嘲笑了一早上,太丟人了,今天晚上我一定要振振夫綱,昨晚那樣太丟人了!”

慕容森一說完,其他幾個男人都像吃了蒼蠅一樣閉上嘴不再說話,心裡一個想法,都八次了,你還想怎麼振夫綱?

小島上,夜幕悄悄降臨。

藍向庭悄悄拉著路安寧回到房間,路安寧問,“怎麼啦?神神秘秘的?”

話音剛落,藍向庭就像餓狼一樣撲了上來,路安寧嚇了一跳,躲避著他的吻,問道,“靠,你瘋啦?你孩子還在外麵玩呢!能不能等晚上再說?”

“孩子有保姆看著。”藍向庭抱著路安寧把她放到床上,“今晚,你是我一個人的。”

路安寧臉色紅通通的,道,“你受什麼刺激了?”

一聽這兩個字,藍向庭心裡就憋了一肚子火,安寧知道慕容森那麼‘厲害’,自己也得好好表現纔是,他也要振夫綱!讓安寧知道,自己也不差!

路安寧猶猶豫豫說道,“我跟沈珂她們約好今晚去玩的,晚點兒,不行嗎?”

“放心,”藍向庭啞著嗓子開口,“她們都去不了了。”

“為什麼?”

藍向庭冇有回答,因為,這是男人之間的默契。

沙灘上,路心怡正在用沙子堆城堡,問道,“為什麼爸爸他們都不見了?爸爸拉著媽咪跑了,宇爹地也拉著沈珂阿姨跑了。”

“小姨也被拉著跑了。”路心宇看了看燈火通明的別墅,“還有蘇蘇姐姐。”

“他們大人肯定是有別的活動,”小睿分析得頭頭是道,“會不會是捉迷藏?”

“我要玩!”小智也湊過來。

另一邊,許雲夕到幾個女人約定好的地方等了半天,竟然一個人都冇有來,她嚴重懷疑自己是不是被騙了,打電話也打不通,腦袋一轉,心想,乾脆再回去捉弄一下慕容森好了。

半夜,別墅裡傳來慕容森驚天動地的一聲吼,“許雲夕,老子要被你藥死啦!”

“哈哈……”即使剛剛累得半死,路安寧聽到聲音,也忍不住笑了出來。

“怎麼了?”藍向庭抱著路安寧,問道,“慕容森大半夜的,精神頭還挺好。”

“被逼的。”

“你不知道吧?”另一間房間裡,沈珂窩在顧澤宇懷裡,迷迷濛濛說道,“慕容森昨天晚上就被折騰得很慘。我好累……”

“慕容森怎麼了?”喬楚摸著蘇蘇的髮絲,“蘇蘇,什麼時候給我生個孩子啊?我都等不及了。”

“等我拍完這部戲……”蘇蘇打了個哈欠,“我好累啊!”

“你說許雲夕給慕容森下藥了?”宋承錫在房間裡不可置信的吼了一聲,“瀉藥?”

“是啊。”路悠悠點點頭,“所以,昨天晚上慕容森跑了八次廁所。”

幾乎是同一時間,各個房間的男主人也得到這個訊息,身體和心靈同時是崩潰的。

“我就知道慕容森這個臭小子冇那麼厲害。”藍向庭嘟囔道。

“你說什麼?”路安寧昏昏沉沉快睡過去了,聽到他的聲音問了一句。

“我說,”藍向庭在被單下拱了拱,拱到路安寧身邊,“再給我生個兒子!保持我們家男女比例協調。”

“你自己生吧!”路安寧惱怒的拍開藍向庭的臉。

“生不出來,這件事還得靠夫妻的共同努力……來吧!”

“藍向庭,快滾開……”

“滾不開,這輩子粘上你了……”

【完】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鴻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契約婚姻:老公是個gay,契約婚姻:老公是個gay最新章節,契約婚姻:老公是個gay sktxt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