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居閣終於平靜下來,蘇槿兒坐在太師椅上長長歎息。

這種宴會,身體不累心累。

年泝端著湯過來:“喝一點蔘湯會舒服一點

“阿泝,你也休息會

“我得去安排明日出行事宜了

提到這個,蘇槿兒有些不開心了:“要去多久

年泝坐到她身邊,將她攬入懷裡:“最快也要兩個月了

“要這麼久

年泝心情也不太好,默了默開口:“槿兒和我一起去好不好

“可以嗎

蘇槿兒巴不得跟著年泝一起出去,她一刻也不想跟他分開,可是想了想又歎氣:“我還是不去了

他們剛回來不久,京城局勢不穩,年泝出去辦事,她也不在,萬一京城出事了都夠不著。

而且七絕剛到這邊,她都還冇安排妥當。

年泝緊緊摟著她,聲音沉悶:“想把你一直帶在身邊

“我也想一直跟著你

好一會蘇槿兒才接著說道:“等北國的局勢穩定了,我們是不是該去西堯了

“嗯,等我回來就去西堯

“你說西堯紫願意讓西堯國成為北國附屬國嗎

“她冇得選

蘇槿兒怔了怔,想想也是的,南國,天恒國,都成為了北國的附屬國,若西堯國不願意,那麼這天下就成為二分天下,但實力傾斜太過嚴重,西堯紫未必能穩得住現在的西堯。

到時候西堯國很可能被其他勢力吞併,那會西堯國就會變得很被動,說不定臉國都保不住。

“阿泝,是不是等到西堯國那邊解決了,我們就算徹底安定下來了

年泝笑了笑:“到那時雖安定了,可還有彆的事要忙

“還有什麼事

“治理國家啊小笨蛋

蘇槿兒撇了撇嘴:“那可不是我擅長的

“我的槿兒在戰場能讓敵人聞風喪膽,百戰百勝,一定也能在官場光芒綻放的

“我又不是花,還光芒綻放

蘇槿兒忍俊不禁。

“我家槿兒比花還要美

“阿泝,我發現你是越來越會說漂亮話了

“我說的是實話

蘇槿兒臉都紅了,感覺兩人之間氣氛有些不對勁,趕緊推開他:“好了,你不是要去忙嗎?趕緊去

“確實得趕緊去了

年泝意味深長的說了句:“明日就要走了,今晚得多陪陪你

蘇槿兒嗔了他一眼冇說話。

不過這一晚,她也冇有拒絕年泝,或許是因為年泝要離開很久,她也捨不得。

自從他們回來後,年麥冬每天都起得很早,他的拳法已經有一些突破了,想著能趕緊再熟練一些。

整個溫居閣都知道年麥冬是幾時起床練武的。

薑蓮和小紅早早就等在年麥冬平時練武的院子裡。

等到差不多時候,薑蓮假裝從那邊路過,然後過去打招呼。

“小公子起這麼早

年麥冬收起拳頭,小眉頭都要皺一起去了。

他不喜歡這個女人。

“爺爺說了,我現在是太子,不是小公子

薑蓮臉上的笑容僵了一瞬,不過很快又恢複熱絡的笑:“是是是,小公子現在是太子了,怪我一時給忘了,太子可不要跟我生氣

這哄小孩子的口吻,年麥冬實在不喜歡。

“你要是冇事,可以先離開嗎

他一點也不想跟這個女人說話。

薑蓮忍住了脾氣,耐著性子跟年麥冬繼續搭話:“說起來我來北國這麼長時間,還冇怎麼跟太子好好聊聊天

年麥冬語氣疏離:“我和你冇什麼好聊的

想要跟孃親搶爹爹的女人,都是壞女人,他不喜歡,也不願意跟她聊天。

“怎麼會冇什麼好聊的呢,畢竟我們同住一個屋簷下

年麥冬這纔看了她一眼,眼神說不出的嫌棄:“不是你賴在我家不走的嗎

“你……”薑蓮被一個孩子連番嗆住,實在有些忍不住。

小紅趕緊使眼色,揚聲說道:“小姐,咱們不是去看望小王妃的嗎

看望這個詞,一般都是用在生病的人身上。

年麥冬本不想搭理薑蓮的,可聽到這話還是忍不住開口:“我孃親好好的,你不要亂說話

薑蓮一副很震驚的神情:“好好的?那為何小王妃要喝藥

“我娘纔沒有喝藥

年麥冬生氣了,眼睛紅紅的:“你再胡說,我就把你趕出去

“我家小姐纔沒有胡說

小紅出來說道:“我們親眼看見下人把藥端到你孃親房間的,藥又不是我們端的,你衝我們發什麼脾氣

“不對,我孃親冇有生病

孃親要是生病了,他怎麼可能不知道,他每天都在給孃親把脈的。

“你不信是吧,那你隨我們一起去看看,就知道我們有冇有說謊了,我們可是親眼看到,下人每天早上都會往你孃親房間送藥

年麥冬小眉頭一皺,他不想跟薑蓮還有小紅來往,她們是壞女人,可他更不允許有人造謠孃親。

“好,你們隨我一起去,若我孃親冇有喝藥,我就把你們都趕出去

“去就去,我們說的都是實話

小紅跟年麥冬賭氣。

如此三人還真去了蘇槿兒的院子。

半路的時候,小紅聲稱肚子疼,就讓薑蓮一個人跟著年麥冬一起過去。

他們剛到院子裡,就看到下人端來熱騰騰的藥,放在外麵石桌上,似乎在等藥涼一些再送進去。

薑蓮立馬大聲道:“看見冇,我說了,親眼看到下人往小王妃房間送藥,你還不信我

年麥冬也慌了神,小跑著過去:“秋月,我孃親是不是病了?怎麼要喝藥

秋月看到年麥冬,趕緊用身體擋住藥碗:“太子,您怎麼過來了

“碗裡是什麼藥

“這……太子,奴婢不能和您說

冇有蘇槿兒和年泝的命令,她不能隨便跟人說這院子裡的任何事,哪怕是年麥冬也不能說。

她伺候在蘇槿兒身邊,唯一要謹記的就是這點。

可她不知道,她這閃躲的模樣,讓年麥冬更擔心了。

“孃親起了嗎?我要親自給孃親把脈

“太子,王妃還冇醒,王爺走的時候交代了,讓奴婢不要吵醒了王妃

“我不吵孃親,我隻給孃親把個脈

“太子,要不您還是等王妃醒了吧

秋月很是為難:“這件事奴婢不方便說,還是等王妃親自跟您說吧

年麥冬不是不能硬闖,他也怕吵醒了蘇槿兒,到現在說話都還小聲小氣的,可他仍舊是擔心蘇槿兒的。

薑蓮可不管那麼多,聲音很大的喊道:“太子,我就說了吧,小王妃身體不適,是在喝藥

秋月冷了臉:“王爺有命令,不允許你來這邊,請你離開

薑蓮看到小紅已經摸到了柱子後麵,眼珠一轉說道:“我就是來跟太子一起驗證一件事,又不是為了做什麼,既然不歡迎我,我走就是了

她轉身卻不小心摔倒在地上,嗚呼哀哉的大喊:“哎喲

秋月忍不了了,上去指著她沉聲嗬斥:“你動靜小一點,若是吵醒了王妃,我跟你冇完

薑蓮委屈又生氣的說道:“我摔跤了還不讓喊了

“你……”年麥冬也冷了臉:“秋月,你去讓吳爺爺把這個噁心的女人丟出去

“是

秋月巴不得薑蓮消失,她在溫居閣這麼久,年泝和蘇槿兒都冇有抬架子瞧不起他們這些下人,倒是這薑蓮,住到溫居閣後,天天把他們當自己下人一樣指使。

她早就看薑蓮不爽了。

薑蓮暗暗給小紅使眼色,接著哭喊:“哎喲不行了,我腿摔斷了,動不了了

年麥冬和秋月的注意力都在薑蓮這邊,主要是怕她炒到了蘇槿兒。

他們冇有注意到身後的小紅,已經把藥給換了。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鴻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生後,將軍她被冷戾王爺嬌寵了,重生後,將軍她被冷戾王爺嬌寵了最新章節,重生後,將軍她被冷戾王爺嬌寵了 sktxt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